“蹭个车”推出原价顺风车:匹配需求,平衡利益

  2019-07-15

顺风车呼声高涨,蹭个车”计划发车

滴滴顺风车下线近一年,关于其复出的传言不断。与此同时,哈罗、钉钉入场,高德宣布归来。被压抑过的受众刚需遇到企业造势,顺风车的社会呼声日益高涨。在此背景下,老牌共享出行平台“蹭个车”在获千万级天使轮投资后计划发出“原价顺风车”。

顺风车司乘:思念的痛在我心里纠缠

中长途出行,对价格敏感,又注重出行体验的人群是顺风车的目标受众。“曾经拥有”过顺风车的司乘,对顺风车的“失而复得”更为期盼。

“我家住在东坝(北京东五环外)的X小区,从家到公司17.2公里,公交地铁出行1小时35分钟,顺风车出行只要32分钟。滴滴顺风车下线后,我们小区和我一样出行不便的大有人在,大家自建了拼车微信群,但我一直没有找到顺路的车。现在每天比原来早起一小时上班,晚一小时到家吃晚饭,而且路上三小时挤得什么事也干不了。”一位顺风车“前乘客”跟记者诉苦。

“前司机”也对顺风车的好念念不忘:“我开车上下班,来回60多公里,每个月光油钱、过路费、停车费就得花1500多。去年有段时间我接了顺风车单,省了不少钱。

顺风车平台:站在天平的两端,一样的为难

滴滴下线顺风车之后,“蹭个车”推出“原价顺风车”之前,市场上也有顺风车平台。顺风车平台是双边市场,一组参与者加入平台取得的收益取决于另一组参与者加入该平台的数量。顺风车乘客关心安全接单成功率接单效率;顺风车司机关心安全、行程顺路并共担油费。现有的顺风车平台常因“司机不想接单,乘客无车可坐”的问题被吐槽,其深层原因是运力供给严重短缺。明明供不应求了,还不能让价格出来调节。作为顺风车平台,既不能逼乘客承担更高的价格,又不宜过激地补贴司机,如何使让双方都留在甲板上”呢?

“蹭个车”回归顺风车本质“人生若只如初见”

顺风车的起源可追溯到上世纪20年代的美国,当第一批中产阶级驾车上路,就有少数人开始搭车的新潮冒险;30年代大萧条时期,1200万失业者成了搭车的主力军;二战时期,搭顺风车被赋予了爱国主义内涵——由于战时石油紧缺,搭载没油的邻居、旅途中的大兵,变成了一种公民责任。官方甚至打出口号“当你独自开车,你是和希特勒同行。(参考资料:《春运来临,重新审视顺风车》)

“蹭个车”称,要回归顺风车本质,建立“不吸引专业运力的制度和价格体系”,筛选出“只因顺路,不为挣钱”的城市白领司机;在此基础上,推出“原价顺风车”,“原价”一方面意味着平台不收取任何信息服务费,最大程度地让利司机,另一方面意味着变“中央定价”为“市场定价”,还乘客以议价权。

据了解,“蹭个车”的“原价顺风车”车主招募即将在全国启动。共享出行既成趋势,或许,哪位昔日TOP玩家会不会复出早就不那么重要了。

(文,左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