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在玩游戏的时候,已经顺便改变了世界

  2018-09-26

当下时代,正同时发生着两类人口大迁徙。

一次延续百年,浩浩荡荡,蔚为大观。这是自工业革命以来便开始的城市化进程,它重新构建了生产关系和世界运行的规则。中国当下的经济发展便建立在这一迁徙的基础上。

另一次几乎每个人都在经历,但反而容易忽略,那便是从现实世界迁移到虚拟世界。

比起城市化,这场可以称之为“虚拟化”的大迁移时间要短,但势头更猛。当下,世界约76亿人口,而互联网人口已经达到40亿,与城市人口已经大致持平。在电影《头号玩家》里,几乎整个世界的人便都迁移到虚拟世界当中,虚拟成了新的现实,而整个社会的运作中心,便都围绕着Oasis这一虚拟世界展开。

这固然是影视极端化的想象,但游戏已经成为重要的科技和社会议题。北京师范大学艺术与传媒学院教授何威在“首届功能与艺术游戏大展”上分享了自己对游戏的认识,他说:“游戏确实是人的天性,我们应该做的是积极性的建设性的去推动游戏走上求美向善之道,在这种前提下我们才能实现迎接玩家、业界、政府、社会的多赢的局面。”

大会的主题是“重识游戏”,与会有游戏从业者,有学者,也有游戏公司高管。他们普遍认为,当下游戏应当承担更大的责任,不论盲目禁止还是一味放任,都不利于社会发展,也不利于游戏行业发展。在谈及展览的目的时,中国文化娱乐行业协会秘书长孔明说到:“就是要让每个观众颠覆对游戏的传统认识,颠覆对游戏展览的传统认识,让大家像欣赏艺术作品一样与功能游戏进行互动和交流。”

未来学家、游戏设计师简·麦戈尼格尔在八年前的统计数据称,“现在全球人类每周玩网络游戏的时间总和是30亿小时”,但这个时间是太少而不是太多,“为了更好得在地球上生存,我们必须增加我们的游戏时间,让这个数字达到210亿小时。”

她认为,游戏拥有改变世界的能力,我们需要充分发掘这种能力。这种能力,我们称之为游戏力。

1.

主流社会对游戏往往有蔑视的态度,中国社会曾称之为“电子海洛因”,在小说《人猿星球》中,人类面对猩猩起义,也无从招架,只能和同类躲在房间里各自打通关游戏。游戏,一直都和“玩物丧志”联系起来。

但如今,人们正在重新认识游戏。

今年雅加达亚运会,电子竞技成为表演项目,中国队获得两金一银。8月29日,马哈卡广成,Uzi带领的中国队最终击碎号称王者之师的韩国队的水晶,手持国旗的粉丝沸腾了,腾讯和VSPN的工作人员奔走相拥,场面让人想起,当年五里河体育场国足出线的场景,有媒体称之为“雅加达奇迹”。

如今电竞行业已经走向成熟,拥有巨大的商业价值。6亿游戏玩家,2000亿的收入规模,一场《英雄联盟》赛事的直播能吸引1.2亿观众......游戏,在中国迎来了“高光时刻”。 

而游戏,也不仅仅是小孩的爱好,不仅仅是“玩物”。

1994 年,美国海军陆战队便以游戏来训练士兵,让他们熟悉武器装备和战斗流程。这类以解决现实社会和行业问题为主要目的的游戏被称为“功能游戏”。在功能游戏里,往往会融入可以在现实中应用的专业知识和技能,让游戏成为学习、实验和解决现实问题的有效工具。

《尼山萨满》便是一款功能游戏,它类似《太鼓达人》,是一款音乐游戏,改编自少数民族传说《尼山萨满传》,有着浓厚的满足文化特色。玩家扮演的就是尼山萨满,为了拯救无辜的孩童,敲击萨满鼓,穿梭幽冥间。

这款游戏兼顾了娱乐性,也做出了民族文化特色,游戏刚上线就获得了 App Store 和 TapTap 的 首页推荐,在玩家群中也获得了不错的口碑。

腾讯集团副总裁程武认为:“那些懂得如何制造游戏的人开始有必要关注新的任务,也给我们提出了新的任务和新的课题。我们应该为最多的人创造美好的现实生活,而功能游戏就是开启和实现这个新任务的一种方式。”

蝴蝶蓝小说《全职高手》里,主角叶修因为玩游戏与家里闹矛盾,最终离家出走,而在小说结束,他退役回家,但家里却把他赶了出来——让他继续玩游戏,“为国争光”。

如今,小说里的情节正在变成现实,玩游戏可以学习微积分,玩游戏可以为国争光,玩游戏可以改变这个时代和世界。

2.

中央美术学院城市设计学院院长王中感慨,“游戏不再是以往的,已经跨越了非常多的领域。”而且,游戏在当下的时代尤其重要,未来发展已经不仅需要逻辑推演,甚至需要动用想象力来假设,这种情形下,想象力有时比知识重要,艺术也有时比科技重要。

而游戏正可以激发想象力,创造未来。王中说:“我们对游戏的态度或我们怎么看这个民族,就决定这个民族在未来生存下去的竞争力何在,因为游戏里的想象和创造力很有可能会超越短时期的科技的认知。”

这意味着,游戏有了更重要的责任,随着游戏产业走向成熟,整个行业有了更多探索和挖掘游戏正面价值的自觉,这种自觉让游戏力有了更多正向的反馈。

功能游戏在今年的兴盛,便是游戏产业成熟和自觉的标志。

如前所说,功能游戏主要目的不是为了娱乐,而是为了解决现实问题。互联网曾经也是小圈子的工具,最终跨越边界,影响所有行业,而功能游戏也是在跨越游戏原本的边界。

2018年春节后,腾讯公布首批功能游戏——《榫卯》、《折扇》、《纸境奇缘》、《欧氏几何》。此前这一行业也有人触及,但一直不温不火,巨头入场让行业迅速升温,马云说要做“跟教育、文化有配合的游戏”,丁磊也开始谈起“用游戏手段探索教育技术”,大家都在拓展它的应用场景,发掘它潜在的价值——事实上,功能游戏所倡导的“健康、品质、匠心”,都是游戏本身便迫切需要的。

各大公司也在继续加强防沉迷的手段。何威说游戏不是电子海洛因,而是糖,“糖可以给人提供能量,游戏是人类去练习一些技能实现社会交往的低成本的工具和过程。如果用得太多可能会产生一定的依赖,甚至在过量的情况下会给人的身体或心灵带来危害。”

早在2017年2月,腾讯就在保护青少年健康上网方面作出尝试,推出了成长守护平台;7月,腾讯以《王者荣耀》为试点,推出健康游戏系统,防沉迷措施进一步升级;今年9月初,《王者荣耀》启动最严格的实名策略,接入公安权威数据平台进行校验,并将未成年人账号纳入防沉迷系统中;9月20日,腾讯和华中师范大学联合成立网络素养与行为研究中心,聚焦对未成年人网络素养的研究和青少年网络素养教育。

电竞也正激发起更多的热情。电竞不仅是游戏,也是体育。程武分享说,“入选亚运会之后我们的电竞运动会同样要做集训,中国代表队在深圳国家体工大队进行了三个月的封闭培训,每天要有规定三餐时间、科学饮食、体能、恢复、团队之间的配合,各个维度都在专业发展。”

奥林匹克运动的起源便是作为战争的替代品,体育是和平时期的战争,最能激发起大家对于国家和共同体的认同。何威说,“(游戏)通过共同凝聚的经验给大家营造了一种共同体。”

足球迷最早得去现场,才能感受到共同体的魅力,之后有了电视直播,终于可以天涯共此时,让世界各个角落都为皇马与巴萨的国家德比或悲或喜,这期间走过了近百年的道路。而电竞等数字游戏自一开始便与互联网相连。互联网能以极低的成本连接世界,而且更及时、迅速,也能迸发更大的能量。

3.

游戏力首先当然可以用来改造虚拟世界。简·麦戈尼格尔认为,通过游戏,人类可以进化为“更具协作精神且精神强健的物种”。在虚拟世界里,玩家一起协作,应对各类危机,比如燃烧军团再次来临,或者死亡之翼从深渊复活等。

“游戏玩家是一个被高度赋能、极具希望的群体,他们都认为自己具有改变世界的能力。”

游戏力改变的也可以是现实世界。

小说《三体》里,科学家汪淼来到一款名为《三体》的游戏,在之中了解并参与三体人为生存做出的努力。小说里,游戏开发者以游戏作为科普,同时也以游戏作为筛选培养“地球三体组织”新人的工具。

这是小说家言,但也并非完全虚构。2004年,谷歌开始扫描图书,而图书里总有看不清的单词,于是谷歌将这些单词做成验证码,依靠海量的谷歌用户,来修正文本内容。每个人在不知不觉之间,都在参与改变世界。

人需要游戏。美国儿童心理学家劳伦斯·科恩鼓励父母们使用游戏来教育孩子,尤为游戏可以激发孩子的灵感,游戏是孩子的本能,而游戏也可以联系起成人与孩子的世界。游戏有着“无目的的合目的性”,在游戏里,成人和孩童能体会到同样的自由。

汪立耕是第一个“乐高认真玩”认证讲师,他认为不仅人需要“游戏力”,企业也需要。他用五个关键词来解释游戏力对企业的重要:探索、想象力、专注、快乐和享受无意义。他认为,游戏力是企业管理的新技能,具备游戏力的企业,将更具创造力、洞察力。

麦戈尼格尔则如此描绘未来:“我预见,我们会开发出能让人高高兴兴起床、精力充沛地开始新一天的游戏;我预见,游戏减少了我们工作时的压力,大幅提高了工作满意度;我预见,游戏修正了我们的教育系统;我预见,游戏治好了抑郁、肥胖、焦虑和注意力缺陷;我预见,游戏帮助老人感觉到了社会的关怀和联系;我预见,游戏解决了诸如气候变化和贫穷等全球范围的问题;我预见,游戏增强了我们身为人类最重要的能力——快乐、灵活和创造力,赋予了我们以意义非凡的方式改变世界的力量。”

重识游戏的会上,王中总结说:“真正面向未来都不是跨界的问题是跨领域,而游戏恰恰是最具创新最具跨领域的先锋……未来游戏两个字都不会存在了,可能所有的都是交互和虚拟之间现实间的关系,就是这样一个生活方式了,这一天很快就会到来。”

或许我们没法像安德一样,通过玩游戏直接消灭虫族,拯救人类,但我们从游戏里学到的方法论,可以改变我们对世界的认识,可以让我们拥有新的能力,也可以增强我们和他人的链接。因为游戏,我们这些原本原子般孤独的个体,和彼此有了更深的联系。或许那时候,我们都会和旁人真心实意说一句:

“谢谢你,玩我的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