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约车合法 地方约车平台何去何从?

  2016-08-08

  新华社银川8月8日专电 题:网约车合法,地方约车平台何去何从?

  新华社记者靳赫、白平

  随着网约车合法身份得到明确,出租车市场无序竞争的状况有望改观。然而,地方性约车平台能否适应网约车合法后的市场变化?

  一年前,为抵御“滴滴”“优步”等网约车平台,银川13家出租车公司联合推出地方性约车平台“96166”,并要求所有出租车司机不得使用其他软件接单,双方因此形成水火不容之势。

  应对市场竞争,建立地方平台

  “2013年那会儿出租车这行好干,一个白班司机每天纯挣300元;如今我们早上6点就出车,每天最少跑10个小时,也就能挣200元。”在银川大众出租汽车公司司机马建荣的记忆中,银川出租车行业由盛转衰,活越来越难拉,是最近两三年的事儿。

  在银川出租车行业巅峰时期,出租车户价格一度涨至70多万元,如今,出租车户已跌至40多万元。

  一些出租车司机反映,2014年,“滴滴”打车等相继进入银川市场,其后又接入私家车载客服务,给传统出租车行业造成较大冲击。出租车户价格下跌、司机收入下降,只是其中的影响之一。

  面对市场竞争,银川市13家出租车公司选择“抱团取暖”,共同出资400余万元,于2015年9月联合推出“96166”本土约车平台,提高出租车服务水平,以此与“滴滴”等抗衡。

  银川市冰达出租公司副经理杨占福说:“银川市共有5364辆出租车,去年下半年,在网约车平台注册且比较活跃的私家车就已超过3000辆,市场蛋糕就那么大,出租车开始‘吃不饱’。”

  打车软件“二选一”,市场遭遇尴尬

  用互联网技术升级出租车服务,“96166”推出时不少市民叫好。但记者调查了解到,约车平台问世后,出租车公司随之规定,所有出租车司机只能使用该软件接单,若违规使用“滴滴”等其他软件,将给予处罚。

  如此一来,银川市出租车“触网”后又与当下流行的网约车平台隔绝开来。市民出行要么选择使用“96166”约出租车,要么使用“滴滴”等约私家车,这种“二选一”的做法,使“96166”带有浓重的对抗色彩。

  然而,由于资金、技术等因素制约,“96166”运行中存在不足,诸如定位不准、程序莫名崩溃等问题,造成用户体验差,很多市民使用后感到效率低,因此不愿再用。

  虽然多次改进升级,但在“滴滴”等网约车平台的强势竞争下,“96166”市场推广颇为艰难,不少出租车司机干脆放弃网络接单业务,服务车辆减少,加剧了“96166”约车难。

  近日,记者在银川一处街头向“96166”下单后,6分钟内没人接单,客服称记者所处地点周围没有空车。记者尝试第二次下单,继续等待10分钟仍无出租车响应。可是,就在这段时间里,有7辆空出租车从记者面前驶过。

  银川运输有限公司永宁分公司司机李师傅向记者“吐槽”,以前还允许用别的软件,我每天用手机能接十几单活,现在用“96166”一天都未必能接到一单,软件开着纯属浪费流量。乘客都被私家车抢走了,出租车经常空驶,有时跑几公里都拉不到一个人。

  地方约车平台,从对立到融合

  记者从“96166”平台运营方宁夏大众电召出租股份有限公司获悉,到目前,“96166”软件下载量为7.3万多次,每天约车成功次数为900单左右。

  “银川市白、夜两班司机共1万多名,乘客数量也数以万计,从数据上看,‘96166’目前的运营情况不理想。”银川市城市客运交通管理处副处长田新平说。

  “行内人都知道,‘96166’是用来对抗我们的,可是本土约车平台不好用,能挡得住吗?”“滴滴”出行快车司机陈师傅如是说。

  业内人士认为,与“滴滴”“优步”等网约车平台相比,本土约车平台在服务水平上有差距。“96166”人为地将出租车业务与网约车平台分割,其实质是造成壁垒。

  “互联网技术应用可助推出租车行业供需对接,减少空驶率,本土约车平台强行对立的做法不可取。传统出租车和网约车业务间有互补性。为此,传统出租车行业应针对自身存在的问题进行改革,使网约车平台与本土约车平台融合发展。”田新平说。